毒品罪名解析大图一

两男子流窜多地疯狂盗窃 同伙竟以毒品利诱赚差价

  以毒品利诱他人帮助自己盗窃财物,从中赚取差价,是否属代购毒品变相牟利,应否认定为贩卖毒品?近日,石泉县人民法院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一起来看看法官怎么判。

  商洛男子刘某于2006年在镇安县城开有一家手机经销店,张某与刘某相识,刘某知悉张某从事手机盗窃,后因刘某生意亏空,便心生从张某处收购手机倒卖之念,2017年4月中旬二人来到西安,约定前往汉中盗窃手机,开支由刘某垫付,单独作案归各自所有,共同作案均分。于是两人结伴流窜汉台、勉县、西乡、石泉等地多次偷盗手机等物品,然后拿到西安销赃。

  2017年4月末,张某、刘某在石泉作案时被抓获。经审理查明,刘某明知被告人张某为吸毒人员,为控制张某盗窃手机交由自己出售,采用卖多报少从中赚取利润,刘某于2017年4月24日在西安地区向他人购买毒品海洛因3包2.56克(每包800元),支付2400元,约定张某所盗窃手机交由刘某销售,销售款冲抵毒品款。2017年4月24日,刘某给付张某毒品1包,次日两人前往汉中安康地区盗窃作案。

  那么,刘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呢?审理机关认为,2017年4月24日刘某购买毒品三包2400元,其目的是要获取手机。据刘某供述,自己知道张某是吸毒人员,最初的想法是用毒品控制张某去偷手机,用卖多报少的方式再赚取利差。4月25日后共同作案一起一部手机、张某在冒菜馆捡到的一部手机及张某4月26日在金邦电讯盗窃的一部手机都交给刘某保管,这三笔的主观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手机,行为方式是采取了代购毒品以毒品利诱的方式来获取手机,从中赚取手机的利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议纪要》(武汉会议纪要)明确规定以获利为目的代购毒品也应该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规定,刘某构成盗窃共犯的牵连犯,应该择一重罪处理。因此刘某在汉中金邦电讯获取张某盗窃的一部手机不宜再以盗窃共犯来追究刘某的刑事责任,而应当以贩卖毒品罪处罚。

  最终,法院判决刘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 1000元,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2000 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罚金3000元。张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并处罚金3000 元。

  法律拓展:

  如何认定当事人对持有的毒品是否明知?

  因为毒品犯罪是故意犯罪,按犯罪构成的要求,如果从某个人身边或住处或特定部位发现毒品,该人必须明知这东西是毒品,才构成犯罪,如果他不知道则不构成犯罪。在我们查获毒品犯

  罪时,绝大多数情况下,被告人都会辩称“我不知道”,而对于司法机关来说,由于毒品交易往往秘密进行,没有犯罪现场,而且双方都是自愿交易,也不出现特定的被害人,因此要证明被告主观上故意是十分困难的。实践中对这类案件经常是不了了之,抓起来又无罪放了,既起诉不了,也判不下去。这类案件屡屡发生,严重影响了我们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往往造成了放纵贩毒分子。这个问题是惩治毒品犯罪案件中的一个重要难点。对此,崔敏教授提出了事实推定制度,就是说,当我们在某人身边、住处或特殊部位查获到毒品,如果其有明显的逃避检查,故意用特殊伪装的方式或有不讲真实姓名的情况,我们可以推定他明知道这里边是毒品,可能嫌疑人不一定知道究竟毒品纯度是多少,甚至也有可能不知道是海洛因还是冰毒,但根据查获的基本事实再加上一些环境因素就可推定他明知,至于 “推定明知”还应具备一些什么其它条件还要进一步研究。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584078800
联系邮箱 1606399273@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