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毒品律师logo

西安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西安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西安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让妹妹带毒品到西安 26岁毒贩一审获死刑

时间:2019-03-04 12:42:10

  怕乘坐大巴车携带毒品不方便,汉中男子杨哲把大量毒品和一把猎枪交给妹妹等人,结果刚到西安就被警方抓获。因贩卖、运输毒品近2800克,昨日西安中院一审判处杨哲死刑。

  捷达车上查获冰毒、枪支

  2014年8月21日,杨哲在汉中指使在西安的未成年人王某(未成年人,另案处理)将任某(另案处理)提供的毒品和自己的枪支从汉中运往西安。当日中午,杨哲联系了一辆捷达轿车,王某与他人乘车前往汉中与杨哲会面。

  在取到毒品和枪支后,王某与杨哲的妹妹杨某(另案处理)乘坐捷达车返回西安。当晚11时许,王某、杨某等到达西安市雁塔区某工地时被抓获。

  警方当场从车后排座位一黄色手提袋内查获白色晶体物8包,透明塑料袋包装的红色圆形片剂1包,紫色铝箔茶叶袋包装的橙色圆形片剂1包;从另一手提袋内查获枪形物一支、子弹两发。经鉴定,查获的白色晶体物净重共计796.36克,从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兴奋剂甲基苯丙胺,原料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毒性剧烈,被称之为“冰毒”。该药小剂量时有短暂的兴奋抗疲劳作用,又有“大力丸”之称);

  查获的红色圆形片剂及橙色圆形片剂净重共计43.74克,从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送检的枪形物鉴定为自制仿12号撅把式猎枪。

  听说妹妹回西安哥哥拿来一个盒子

  案发后,杨哲潜逃。2014年10月5日,他乘车从广州返回西安与一毒贩见面,商定交易冰毒2000克。两天后,之前给杨哲提供毒品、枪支的任某,安排任白勋将毒品运往西安交给杨哲。次日下午,任白勋抵达西安并入住建设路一酒店,随后被警方抓获,当场从纸箱内音箱中查获白色晶体物两包。当晚6时,杨哲和受毒贩指派负责监视的牛玉杰来到该酒店准备与任白勋见面时,在酒店前台被警方抓获。经鉴定,查获的白色晶体物净重共计1952.02克,从中检出毒品甲基苯丙胺。

  杨哲妹妹杨某说,杨哲在家老和父母吵架,很少回家,在西安没有正当工作,主要是吸食冰毒、贩卖毒品。2014年8月21日,她哥打电话让她到酒店,听她说想回西安后,就拿来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两个塑料袋装的冰毒。”杨哲说。因为大巴车不方便,后来找了个车,装冰毒的袋子和装枪的纸袋都在她旁边放着,到西安后即被抓获。

  西安中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杨哲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仅案发后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及甲基苯丙胺片剂就达2792.12克,其还指使未成年人运输毒品和枪支,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应数罪并罚予以严惩。

  昨日,法院一审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杨哲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运输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决定执行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运输毒品罪判处任白勋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以贩卖毒品罪判处牛玉杰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两万元。宣判后,杨哲表示不上诉。

  法律拓展:

  毒品犯罪从重处罚的情形

  (1)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这里的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周岁的人。其中的利用,是指利用没有达到刑事法定年龄的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由于被利用者是不负刑事责任的人,因此,利用者属于间接正犯,他与被利用者不构成共犯,而是独立地承担刑事责任。其中的教唆,是指教唆达到法定年龄的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根据刑法理论,对间接正犯与直接正犯一样处罚,而不从重处罚。但刑法考虑到上述犯罪的危害特别严重,规定从重处罚。对教唆不满18周岁的人犯罪,刑法第29条已经规定了应当从重处罚,而刑法第347条又特别规定了对上述情况从重处罚。这不意味着教唆不满18岁的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具有两个从重处罚的情节。即上述规定只是对刑法第29条的重申,而不是说在刑法第29条从重处罚的基础上再根据该规定从重处罚。因为利用没有达到法定年龄的人犯罪与教唆达到法定年龄的未成年人犯罪相比,前者的危害大于后者,但如果认为教唆达到法定年龄的未成年人犯罪有两个从重处罚的情节,则利用没有达到法定年龄的人犯罪只具有一个从重处罚的情节,这就导致刑罚不均衡。

  (2)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被判过刑,又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从重处罚。这是关于再犯从重处罚的规定。不论前罪何时受处罚,不论判处何种刑罚,不论处刑轻重,对新罪一律从重处罚。这也是鉴于毒品犯罪的特殊危害所作的特殊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