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毒品律师logo

西安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西安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西安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陕西破获特大跨省制贩毒案,缴获毒品12.2公斤

时间:2019-03-04 12:49:33

  近日,在陕西与四川警方协力打击下,陕西安康旬阳警方擒获通过4级网络制贩毒品的“飞哥”团伙6名骨干,成功斩断了一条从四川向陕西贩运毒品的通道,单案缴获毒品数量创安康禁毒历史之最。据悉,该案也是2018年陕西单案缴获海洛因毒品数量最多的案件。

  2017年10月,旬阳县公安局对一起涉毒案件线索进行深挖。最终查明,人称“飞哥”的四川籍男子地某为首的贩毒团伙,长期从四川向西安贩运毒品。经过侦查,警方摸清了贩毒团伙网络,嫌疑人地某因贩毒被当地警方抓获。

  虽然地某被抓获,但其原来贩运毒品的通道却未中断。专案组及时调整工作思路,深挖原有线索,迅速梳理出以四川籍男子杨某为首的跨省制贩毒团伙线索,摸清了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活动隐蔽的4级贩毒网络。

  为将该制贩毒网络一网打尽,在陕西省、安康市两级公安机关的统一指挥下,旬阳县公安局调集精干警力组成6个抓捕小组,在陕西西安和四川成都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择机开展收网行动。

  2018年8月25日,该团伙再次从成都向西安贩运毒品时,在成都、西安警方的紧密协作下,抓捕组统一行动,将该团伙6名犯罪嫌疑人成功抓获,当场缴获毒品12.2公斤(海洛因10.5公斤、冰毒1.7公斤),粉粹机、压磨机、电子秤、千斤顶等加工毒品设备4件,扣押银行卡30张、手机10部、手机卡15张、车辆2台、电动车1辆、涉毒资金15万元,冻结涉案账户40个,捣毁毒品加工窝点2处、贩毒窝点4处。

  警方在侦办案件中发现,为了更隐秘地藏毒,犯罪嫌疑人网购了数百只避孕套用来包装毒品,并将其缝制在衣服中来躲避安检。

  目前,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提请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法律拓展:

  【关键词】毒品犯罪;未遂;合意

  如同我在前面说过的一样,毒品犯罪的研究是很初步的,毒品犯罪的基本问题的认识在目前的法学界是很少有定论的,毒品犯罪的形态也同样如此。前面我们撰写过毒品犯罪的既遂标准的文章,原因是我们认为毒品犯罪的既遂与否是对犯罪人定罪量刑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很多时候是涉及到生死之间的事情。而未遂标准的认定呢,虽然不像既遂与否那样关键和重要,但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量刑情节,我们的毒品审判的诸多疑难问题都是和毒品犯罪未遂标准相关联的,很多的时候,对犯罪人判处重刑还是轻刑就是看犯罪人是既遂呢还是未遂,是预备呢还是未遂,是犯罪未遂呢还是根本就不构成犯罪。与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相伴随的是,学界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是很少的,之前我们撰文描述过对毒品犯罪的既遂的讨论是很少的很不成熟的,而毒品犯罪的未遂标准则更是稀少更是初浅。

  就和诸多的毒品犯罪的问题一样,毒品犯罪的未遂标准的讨论同样存在巨大的学术价值和实践价值,特别是当我们看到庭里面几乎一半的案件都是毒品案件的时候,我们更加感到毒品犯问题的重要性,也就自然而然地感觉到毒品犯罪未遂标准讨论的重要性。

  犯罪实行行为的认定是认定未遂的关键

  毒品犯罪未遂这样一个主题属于毒品犯罪的时间属性,是毒品犯罪的停止形态的范畴,因此讨论毒品犯罪的未遂标准,我们需要从毒品犯罪行为的时间进展出发进行讨论,毒品犯罪的预备、未遂、既遂是毒品犯罪行为在时间上的不同阶段的进展。依据犯罪未遂状态所处的时间阶段,我们可以分为两方面进行讨论,一是犯罪未遂与犯罪预备的区分,一是犯罪未遂与犯罪既遂的区分,只要把这两方面的问题区分清楚了,也就把毒品犯罪行为在时间上的两个端点找准确了,常见毒品犯罪的未遂如何认定也就清楚了。就常见毒品犯罪的既遂与未遂的区分,我们曾经撰文就既遂的标准进行了充分的讨论[1],达到持有状态的就是犯罪既遂,没有达到持有状态的就是犯罪未遂,因此我们需要在这里进行详细讨论的就是常见毒品犯罪的预备与未遂的区分。

  讲到毒品犯罪的预备与未遂,首先我们要关心的就是人们关于毒品犯罪是否存在犯罪预备的问题。关于毒品犯罪是否存在犯罪预备是一个存有争议的问题,有学者论证了追究毒品犯罪预备行为的国内法和国际公约法方面的法律依据及其合理性,同时指出,由于实践中对毒品犯罪预备的认定难度很大,如未获得确凿证据,对具体案件不宜以毒品犯罪预备论,并应区别犯罪预备和犯意表示。基于这样的一种理论盟友的支持,也基于本人多年司法实践得出的对法律合理性的直观感受(认定毒品犯罪存在犯罪预备既是对于犯罪理论完整性的遵从,也方便实际的定罪与量刑的司法操作),我认为毒品犯罪存在犯罪预备是毫无疑问的,这就使得我们下面的讨论存在一个概念上的或者是理论上的基础。